背景:              字号:   默认

第67章 比赛当天(一)(1/1)

一转眼,就到了校园集体舞大赛的这一天了,同学们又紧张又激动的,要在全校师生的面前表演,这都不算什么,但是要在全校师生的面前把手放进男生的掌心中是多么羞涩的一件事啊。

比赛是按年级制的,初一初二初三各决出三个名次。

初一五班是最后一个上场的,只因陶子老师的好手气。。。。。。

坐在校礼堂的大厅里,五班虽然是最后上场但是坐的观众席却是最靠前的,而这又得归功于班主任真正的好手气了。

底下喧闹一片,校领导还在台上发表着一页又一页机打的黑色字稿,时间有些漫长,空气里满满的燥热分子,底下学生交头接耳的声音渐渐的高了起来,老师们就不得不维持秩序了,好在“演讲”终于结束了,学生们不再交头接耳反又当起“赛事评论员”来了。

刚开头没有什么新意,不知道是不是初三升学的压力高年级普遍都是集体体操,一个体操跳下来三到五分钟不等,虽然舞种一样但舞蹈的动作也算是各有花样了,惜宝看的没意思除了活力向上的舞曲还在阻碍她的瞌睡虫之外,对于台上那些穿着相同衣服的人她实在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

一个小时过去了,高年级的表演全部结束,中间休息了十分钟评委打分之后主持人快速的宣布了结果,初三二班获得了第一名,初三六班和八班分班获得了二三名的名次。

不是自己所在的年级自然是没有紧张感和激动感,比赛一结束初三年级的学生们就全部退场了,以“毕业在即,学业为重”的官方理由。

“空气都变得不那么稀薄了。”宁果果感慨。

“你一直坐在前面,他们的离场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宁果果笑了笑,用手给惜宝好一番的比划了一下,假设礼堂就是一个大鱼池,我们全都在这个池子里,有一天因为一些原因池塘里有一大半的鱼被放逐出去之类之类的宁式言论,“我们的空间不就更加开阔了,是不是也就更自由了?”

看似好有道理的样子,实际上却是“那你还不是只能坐这一个板凳。。。。”

“我是在说鱼!”

自己说的把人假设成了鱼又不是真的在探讨鱼的“愚某人”让惜宝无语,惜宝不服再次说道“那是鱼的话,放逐出去的应该更自由一些吧,毕竟大海比池塘更广阔呢。”

。。。。。。

“看比赛,看比赛。”

池塘比大海安全,大海比池塘自由。你是愿意安逸的在池塘里徜徉,还是更愿意自由的在深海中畅游?

不知不觉得思想就开始跑偏了,从宁果果的鱼人论开始,或者,从舞台上或拘束或奔放的舞姿开始,脑海里的小船从始至终的就在摇荡,漂浮。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咱们最后一个上场也不能这样萎靡不振的啊,咱这叫压轴!腰板都给我直起来,马上就该到咱们了,在坚持坚持。”老班都出来鼓舞士气了,效果当然不同凡响。

因为老班的最后一句话是,“跳好了我请你们吃冷饮啊。”

嘘,初一五班的决胜法宝,不外传的。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他们都在读: 一剑乱天机凤睨天下佣兵少主混都市玄武裂天上善经武极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