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我本以为辛酸的爱情,却最是美好(1/2)

颜晓出生低微,当过丫鬟。虽被夏黎笙解救,但生性胆怯,为人处世总是过分屈膝,全无自信,未免卑下。

南宫迹熙自是明白这点,但是他认为他能够有足够的耐心去改变她。

颜晓嫁来绸层山庄,管家把山庄内部的开支账簿交给了她。她有些手足无措,慌张地来找了他。

南宫迹熙安抚她,并给予相应的鼓励,“颜晓,你已经是这个山庄的女主人了,你理应做这样的事。想做什么便去做,不用担心做不好,你可以的。”

颜晓应下了,她本就心细,因此做得也很好。

其实颜晓在夏黎笙的感染加强制下,已不再是初时那个怯懦的小丫鬟。也成长了许多,活泼了些,也不至于太过卑微软弱。

可是她在面对南宫迹熙时,却不是在对待自己的夫君那样平等和理所应当的亲昵,也并不是相敬如宾。而是一种,带有爱意地侍奉主上的态度。

南宫迹熙常常有些头疼,也有些束手无策。

他曾与她提过很多次,不用那么惶恐地担心自己做不好会惹他生气、发怒,她是他的夫人,撒娇、任性,甚至无理取闹都很正常。

“晓晓,你当是可以骄纵些的,无需这么地小心谨慎。”

颜晓每次都是低垂了眉眼,嘴角隐约含笑,“无妨的。我能得到如今这一切,能得到你如此待我,已是极为幸运,再不敢妄求些什么。”

南宫迹熙见她这般总是无奈,也是心疼,每次都抱了她也就不了了之。

有些问题若是很在意却强装不在意,迟早有一天会积累到彻底爆发。

颜晓过于温柔,很好拿捏,行事也无半点威严可言。

山庄中的奴仆对于这位初上任的山庄夫人本是持着一种远观敬重的态度,后发现她实在是太好说话,不免有些奴婢就愈发蹬鼻子上脸。

替颜晓收拾房间的奴婢懒散随意,侍奉她起居的侍婢也不上心,给她用的膳食也很是敷衍,甚至有时会出现偷盗饰品的现象。

管家自是明白于心,也惩戒过一两次。但由于颜晓每每的忍气吞声,这些问题都没得到根治。

直到南宫迹熙发现。

那日他原来的出行计划临时被延后,他便去到了颜晓的庭院欲陪她坐一坐。

南宫迹熙去到那儿时,那些侍婢都是异样地惊惶。

他不动声色地尽收眼底。

那个时间正巧碰上用点心的时候。

颜晓迎他进去,南宫迹熙坐上软榻时微蹙了眉,这些个软枕未免过硬。

然后再看向摆在桌几的水果糕点,水果已失了水分而缩水,根本不是新鲜的当季水果;糕点也太过敷衍,三两块零散搭着,看着就像放了很久的。

南宫迹熙狠狠皱了眉头,端过颜晓面前的茶杯,掀开一看,里面的茶叶更是。

他一怒之下狠摔了茶杯。

一院婢仆全都惶恐地跪下,颜晓也被吓了一跳,对他行着最大的福身礼。

“你们就是这么伺候夫人的?!”

“庄主恕罪!”

他随手指了一个小厮,“你,去把管家叫来。”

管家急忙赶了过来,“庄主有何吩咐?”

南宫迹熙面色格外不善,“这些现象维持多久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何处时光可回首这个男神我包了进击的废材一夜定情:帝少的天价新娘女神的贴身经纪人毒妇不从良